当前位置:首页 > 心情随笔

我也要属于我喜欢的地方

日期:2017-02-23 来源:大学生网

与书何时结缘,已是无从探究的事情了。如今我只清楚地知道,我一直都是属于这片海里的鱼儿,深深地迷恋过,然后因为文字迷失,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不需再读书,肚子里的墨水已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,文字可以在纸上开出一簇一簇鲜艳的花。傲骄的结果就是被一个浪头狠狠地拍在了沙滩上,太阳的暴晒,风沙的侵蚀,我终奄奄一息,再吐不出一字,再无资本苟且,终不知何为感情,变成了一条爱无能、连一滴泪都没有了的咸鱼。后来,巧遇良人,在他的刺激下,我幡然醒悟,又遨游在书海里,庆幸这小命没有呜呼哀哉。“鱼离不开水”,多像一个魔咒,而我就这样跌了进去,流了泪,再不想离开,也再离不开。

如此看来,我貌似是一个书呆子。大概是吧――我不想否认。依稀记得,小时候,我因为读书太入迷,连嗅觉都被书吸引了,把八宝饭做成了糊焦饭,糊味已经充斥在整个厨房,而我浑然不觉。等妈妈回来,我才发现这个情况,被妈妈好一顿说,那口锅差点儿被烧漏,那顿饭终被大葱拯救了一点点,而我的书差点儿进了灶堂。如今想来,我这对书痴痴的傻劲儿,应该是骨子里就有了吧。其实,自我迷恋书开始,便如影随形,我是上学看,放假看,做饭时看,放羊时看。有时候会被爸爸撵出去找小朋友出去玩,我就自己从村边溜达一圈又回来,接着看,中毒一般,谁知道解药在哪里呢?

如果你去我家,我没有值得向你炫耀的玩具,没有经典的碟片,也没有满屋子的花草,只有书。对,我只有书。从作文书到杂志,从童话书到福尔摩斯,从青春故事到名著,我的书很杂,跨度很大。对书的投资,已经远远大于我对别的东西的投资了。当然也是父母宠爱,对于我喜欢的书从来不会拒绝,连爷爷都纵容我的任性。记得有一次,爸爸给我买回来一个台扇,我非但不领情,还瘪着嘴说,还不如给我买一本《十万个为什么》呢。那时候我对这本书很向往,很想知道恐龙为什么会消失?星空为何璀璨?我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,却不知道该问谁。结果第二天,爷爷就帮我买回来这本书,并问我是不是我想要的那个。我一下子兴奋起来,翻开书,突然就被打击了一下子:很多字我都不认识,只能抱来字典,一点点啃了。后来我把很多书送给了我小妹,想让书的生命继续延续吧,但是还是有一些留下来了――印象深刻的书,留有边白的书,要做陪嫁的书,小妹还看不懂的书等等。只是可惜,我没有得书的精髓,拽出一身书香气。

我虽未出身于书香世家,却得初中老师的点拨,我自初中就没少从老师那里捞书看。而且那时候我特别喜欢做银杏叶的书签,去姥姥家的银杏树上摘下比较漂亮的叶子,夹在书里,放在透气的地方,待其失了水分,便成为一片书签,并且我在每片书签上写一句自己喜欢的话,系一根红绳,甚是欢喜。但是,唯独那个暑假,我把书签做坏了,糟糕的是偏偏是老师借给我的那本书。的确,我是想把书签送给老师,却不想毁了一本书,后来没有办法了,便给书做了一个蹩脚的封皮。开学时,我都不知道是怎样把书交还回去的呢,整个一大写的尴尬。

只是,高中时候,作为理科生的我,终于出现了一个间断期。每天我都在和数理化死磕,偶尔走神,也只有看看窗外红叶李花儿的飘落。压力大时,时光都献给了写给闺密的手写信。我渐渐脱离书海,即使后来上了大学,也并未把自己扔到图书馆,因为我爱上了旅行,爱上了风景,遇见了很多人,然后有人教我爱,给我灵感,情感丰沛的我像一只果汁饱满的橙子,一口下去就会来。直到我学会了保护自己,开始给自己设一道一道的防护,像一只刺猬,时刻跟外界保持距离时,我渐渐不敢爱,不信爱,丧失了码字的能力。这时,我抬头望见的那颗星,再一次把我带回到书的世界。

穿梭在书店的人群之中,留恋在图书馆的书架中间,我的心,有了栖息的地方,灵魂,有了安顿的地方。舍友一直在猜测,什么样的人才能征服我?大多猜测出来的结果就是必须爱看书。应该是吧,三观相合,目标相近,爱情才会经久不衰吧。而现在,我只想和书好好谈一场恋爱。读书越多,越觉得自己的知识匮乏,就越想读下去。其实我也担心自己会不会有一天在图书馆里泡的发毛了,但是我就是拥着这执念走下去,如果爱,就深爱,纵使换了风景,我也要属于我喜欢的地方!

    相关内容